ag环亚娱乐集团|优惠
图片
新闻正文
那硝烟弥漫的岁月——抗战老兵田锡龙回忆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6-12-27 20:25:19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那硝烟弥漫的岁月——抗战老兵田锡龙回忆 

采编:吴振学 整理: 华根 华镇

 

我叫田锡龙,战争硝烟年代摸爬滚打,九死一生;脱去戎装地方工作,勤勉廉政;党和政府予以关怀,享乐天年。至今度过九十五个春秋,回首昔日往事,特别是那炮火连天的战事,历历在目,永不忘怀。

“娃娃兵”踏上军旅之路

19219月出生在一个贫困农民家庭的我,地处陕西商南县清油河磨沟田庄村,兄妹四人。我是家里次子,八岁到地主杨万荣家放牛,几乎常年赤脚跟着牛屁股,如稍有不遂主子意愿,就会遭到打骂和不给饭吃的惩罚,过着挨饿受冻的孤苦日子,我对这家心毒手辣的主人恨得咬牙切齿。记得14岁那年(19344月一天傍晚,一货郎(红军侦察员)路过这里留宿,与我睡在牛棚旁草堆上,他从我口里了解到杨家藏匿的枪支弹药情况,货郎次日零晨离开。几天后的一个漆黑夜晚,几个身着便衣人翻入杨家,收缴了他家的枪支弹药和一些贵重的财物,他们撤离时,我瞅着这个机会离开随行,跟着队伍向西行至黑龙口,见到那儿聚集几百号穿军装的人,我十分振奋与惊讶,领头小分队的大哥对我说,这是咱们穷人的队伍——红军,今后你就是其中的一兵。

这年新入伍娃娃兵不少,开始军事训练与接受爱国抗日教育,结束编入连队,矮瘦的我被分在营部当通讯员,每天为营长、教导员跑腿送信或干些小杂事,闲空时还能学些文化、识点字,不到一年时间为了早点上前线打仗,我多次要求下连队。听老兵说,领导我们这支队伍的大首长名叫徐海东,当时沿着秦岭向西开进。初次行军途中,我和几个小战友不到两天就实在挪不动步子掉了队,其中两个龙驹寨的和一个商县的小兵,他俩哭着鼻子,嚷着要回家,我这不就是开小差吗?那可不行,于时试着开窍他俩:“首长讲过,我们穷人家娃出来当兵,抗战卫国,打败小日本,消灭地主剥削阶级,中国穷人才能翻身得解放,就会过上好日子。我们千万不能泄气,如果当逃兵就把人丢尽了,咬住牙,坚持下来就会一定找到大部队,亲手杀掉小日本鬼子,也好过把打仗瘾!”看来一席心里话还奏效,这两个战友头脑转过弯,咱们几人高兴地继续上路,在老兵哥的接应下经过两天行军赶上部队,到达甘肃华池县,随行部队与红二方面军会合,又往北行军作战。

行军到宁夏固原某地遭遇国民党胡宗南部围剿,指挥员率领前线分部经过一昼夜决战冲出包围圈,十月翻过六盘山进入吴忠县,不久到达延安。在这里工作最大首长胡耀邦,他平易近人,抽空亲自看望我们这支“少青团”。记得休整期间举行过许多有趣简单的娱乐活动,有一次我们在营地郝家湾团部门前三棵杨树前爬树比赛,规则是三人一组分五组,看谁爬的快。正巧,胡耀邦首长有事路过停步观看,刚好见着我象小猴般第一个爬向树顶拿下喜鹊蛋,首长向团长盛克指着我问“这娃叫啥”?我连忙行礼后抢先自答:“我叫田锡龙,他叫长贵,班长陈金瑞……”首长高兴点头道“哦,好一个机灵鬼,你们都是好样的,要好好当兵!”后来我当团部公务员,经常能够与首长照面,他有时对我示意微笑,我赶紧向他行礼后就蹦跳跳离开。

中条山一带作战纪事

19378月改编为八路军115师,我们部队五十六团驻扎中条山夏县运城一带,与国民党将军杨虎城部三十八团是联合抗日友军。时过两年, 团长和连长介绍我入了党,并任警卫连一排副排长。 一天, 胡宗南调集三个师兵力围攻延安,企图吃掉我军,当即接到上级命令迅速掩护首长东渡黄河,渡船时,疯狂的敌机高空投弹,步兵在对岸阻击,紧急关头我不顾自己生命危险,拼命拉住首长跳入水中,边隐藏边游泳,迅速向岸冲去,当时敌机仍然在头顶盘绕轰炸,随时都会牺牲,很快上岸没待站稳就扑向首长身上,抱团滚进茂密的野枣林中,至到飞机离去即从枣林爬出来,其他警卫战士急忙寻找失散首长,刘思源喊:“田锡龙你在哪?”首长打量着我并赞道:“小田真勇敢,好小子!”之后,上级因我保护首长表现勇敢特记二等功,也是入伍第一次战功,我激动不已。下步东渡黄河,接着辗转山西的八路军开往抗日战场。不久,我升为一营一连长,指导员叫宋立柱(山西人),我俩成了抗日好搭挡。

1938年春,日寇战领运城,办起纺纱厂,盐场,兵工厂,建设飞机场。上级决定派一批党员骨干混进日军机构组织劳工罢工,配合友军三十八团镇守陕西潼关,阻击日军西渡黄河,破灭入侵西北领土计划。我和一连长陈景宏打入纺纱厂组织罢工,将几十梱棉花由武工队转走,连夜烧毁车间,带走五十多名劳工北撤万荣根椐地,壮大我军队伍。没几天三十八团炸毁运城机场,日军向西进攻阴谋遭到致命打击。五月一天,气急败坏的日军大佐里田调集大批飞机、坦克、重炮,向西北发动进攻,欺图消灭晋南根据地。我营奉命组织转移机关和家属,在夏县郭道村北遭遇日军飞机轰炸,为尽快掩护部队转移,我带两个排战士阻击敌人,战斗中我被弹片划伤头部,不省人事,醒后才知道:敌人超过我军几倍,加之飞机大炮掩护,我军处于劣势,这次部队伤亡很大。19415月某日,我们连队驻夏县埝掌村正在开会,突然枪声响起,我们受到敌人三个方向的包围,一眼望到日军侵略者已到村口,我们当即冲出去向后山撤离,一个多小时激战,由于敌强我弱,有许多战士的宝贵生命在一眨眼间就没了,剩下战士涨大通红的眼睛,英勇无畏,顽强拼搏,坚守到傍晚时,敌我双方弹药耗尽,只能和鬼子展开肉博战,日敌小队长气势嚣张地向我挑衅,我避开他左右投刺,乘机猛力扑去与他扭成一团,撕打中咬住他左耳,他用短刀刺向我右肋,疼的我昏迷过去,被夜里凉风吹醒睁眼看到两个带伤的战士在身边守护,“连长你醒了!”我笑看说:“我刚才梦中吐出鬼子的耳朵的情景……”幸亏这次刀伤没有致命,可是和我亲密无间的宋指导员在战斗中牺牲了,我和战友们心情非常悲痛,怎么忍心丢下近两年朝夕相处的好兄弟呀!无奈战事吃紧,匆匆向宋立柱的遗体告别后又奔赴新战场。从此,心里多了一份对逝去战友宋大妈的牵挂,后来在转战山西中有过多次接触和探望宋妈妈的机会,后面还要细说。
   一九四四年,部队驻扎在山西夏县北山口一个叫羊角塔的地方,我时任太岳军区支队独立营营长,冬月一天下午,去团部开会途中遭遇一股日寇,我们只有3人,激烈的短兵交战,敌众我寡,我身上两处受伤,我拖着伤腿欲爬行到一个隐敝地物时,突然敌人投掷一硬物砸中我头部,“翁”的一声什么都不知道了……不知多长时间睁开眼:自己睡在老乡家的热炕上,炕沿坐着两个头包白羊肚毛巾的人,朦胧中还意为是敌人便衣,用力蹬了那人一脚,外伤剧疼使我再次昏迷过去,几小时后苏醒,那位同志一勺勺的给我喂水喝,才知道他俩是组织派来的,做伤员转移安置工作,其中夏县地方武装工作队队长告诉我当时经过:“你们三个人同十几鬼子交上火,敌人倒下好几个,我们奉命赶到增援时,只剩你一人躺在地上还有一口气。”后来我们部队转战华北北河一带,留我在地方养伤。

战火硝烟里结姻缘

真没想到,处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,地方组织是多么关爱照顾子弟兵,特地派来一名村姑护理我们养伤,她名叫秦九英,当地人。她对伤员说话轻声细语,服侍护理动作轻手轻脚,整天忙中而文静,我们打心眼里感激她。一天,我正柱着拐(实际是枣木棍)从茅房出来走近住房时,突然见着一个鬼子兵在屋内,推着满脸淫笑,口里“花姑娘、花姑娘”哇啦哇啦的叫着,他即将走到秦九英身边欲行不规时,我愤怒冲进去呵斥道“小日本,日你娘的!找死!”鬼子以为我一个伤兵,轻视向我扑来,嘴里还嚎叫“八格牙鲁死拉死拉的”,我一闪开,操起枣木棍猛击他的脑盖,被击昏鬼子没来及招架,就被我用刺刀插入其胸部,顿时死猪般地躺下。此时又进来个鬼子兵,我搬起炕桌砸向他的头部,那把带血刺刀又在这个送死的鬼子胸腔扎进,我和秦九英将两具尸体上的枪弹取下,拖进地道。宋妈妈知道我在这里养伤,前来几次看望,瞅见护理姑娘秦九英,觉得我俩很般配,就热心当起红娘为我俩撮合而成,这年腊月初十组织上批准在当地完婚。过罢年,所在部队又转战到阳泉万荣一带,参加新的战斗。
   1945816,首长宣布特大好消息:“日本鬼子投降了,抗战胜利了!” 顿时,全军上下和当地老百姓都高兴得不得了,以各种形式庆祝抗战丰功伟绩。盛克师长见我说:“小田,回老乡家看看你媳妇生了没有?”于是,我带两个警卫员步行到夏县郭通村这位老乡家里,当时几个婆姨抱着、逗着几个月的娃娃,我接抱着妇救会主任康爱英递送过来的孩子,还不大好意思,康大姐调皮说:“你‘这便意爸爸’,还不快点亲亲她娘儿俩” !我傻笑了两声,抱着毛娃举过头顶转圈:“胜利了,我有儿子了”! 室内一片欢笑。后来盛师长特意帮我为娃娃起了个名,叫“华根”, 也算寓意吧:纪念军队和人民在党的领导下,经过八年欲血奋战,日本侵略者从中国大地上滚出去,中华炎黄子孙牢记这部抗战胜利史,扞卫祖国,建设美好祖国。

解放战争中立新功

19466月下旬,国民党军队突然向中原解放区发动大规模进攻。接着又向苏中、淮北、晋冀鲁豫、晋绥、东北等解放区大举进攻,全面内战爆发。内战开始时,国民党军队总兵力比人民军队的总兵力多,而且得到美国的援助,装备精良。我在一次执行掩护大部队转移任务时,带一个连战士阻击敌人,当时敌人兵力超过我军几倍,还有飞机大炮掩护,战斗中我被弹片划伤头部不省人事,不知多久清醒过来才知:这次全连战友牺性不少,地方武工队在清理战场时发现我满脸血浆,躺在尸体中,有人用耳贴着我胸口,听到心脏还有微弱的跳动,把我从人堆里拉了出来,暂时就近转移到一所破庙中医治,半个月后我被部队接走。而我们那些遇难的兄弟加战友被当地群众就地掩埋,他们却永远长眠在祖国的黄土地上。

1947年,打败了国民党 “自老西”战军,解放山西。这年十月我升任西北军师炮团副团长,部队奉命西渡黄河解放大西北。一天,我炮团来到河边永济镇看见一座“人桥”伸向黄河对岸,全团通过。一个黑怮怮小伙子向我行过个军礼操着河南口音“首长好!”别人介绍他叫关孝庭,地方武工队长。解放后我第一次回老家看望老母亲,悉知关孝庭是商南县永青区委书记,我去试马小妹家时还专程拜访了他,后来听说升为县委尉副书记。19497月我军解放了渭南十几个县,接着全西北地区基本解放。1951年,我炮团驻扎在华阴靠秦岭坡根一个村里,六月奉命配合兄弟团歼灭国民党残匪方子乔盘踞天险华山的战斗。八一电影制片厂在拍摄智取华山战斗题材片时,还采访过我。

1953年初,我被调到西北军区所辖渭南荣誉军人疗养第三大队任大队长,后任华阴荣誉军人疗养院副院长,至到19576月告别军人生活。

 解甲之后不褪色

195710月,我从部队转业地方工作。起初,我难舍生养我的家乡,想回商洛老家工作。这消息被老上级、时任陕西省省长赵寿山知道后,他处于对老部下的关爱,劝我并帮助安排在条件比较优越的户县工作,而且政府特为我划定0.8亩宅基地建房安家。组织上欲通知我担任该县县长职务,可是自己不识多少字,文化水平低,担心不能胜工作,就向领导婉言谢绝了。先分配 担任户县兵役局局长,后来改任过该县商业局、税务局、农牧局一把手。

文化大革命中造反派强加我“混进党内的叛徒”罪名,想致以我死地,挂牌子游街,大小会批斗,坐水牢,跪石子让交待 “罪恶”, 逼我“悔过自新”,但我知道党不会忘记我的,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对我整下去,我心里没病不怕喝凉水。一九七七年,组织给我平了反,恢复我一切待遇,补发工资时我一次性给党组织交了八年党费。离休前我任县政府顾问。   

我的一生是党培育了我,让我坚信对党和祖国的信仰与热爱。我家四代三十九口人,其中九人加入中国共产党,大儿子在老家务农,小儿子及三个女儿都是知青从上山下乡锻炼出来为公家干事,孙辈们靠自己刻苦学习考上大学出来工作。我为官没有给子孙们办一件事,孩子们很懂事,理解我。我经常育子孙们做人要耿直,诚信,要坚持正义理念,做官不得贪污腐化,为民服务,清白做人。

当前位置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:商南县党史县志研究室 电话:0914-6321427  邮箱:sndsxz@163.com 
技术支持:商南县城关镇叶子信息工程服务中心 陕ICP备09014163号